文章
相簿

教育專項如何抵扣

懵懂的未来 於 2018年05月14日發表   人氣:129


  

  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後,政策紅利並未完全釋放,與養育、教育成本不斷攀升有直接關系。如何從制度設計、政策保障上消除“不敢生二孩”的重重顧慮?

  今年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指出,要“提高個人所得稅起征點,增加子女教育、大病醫療等專項費用扣除,合理減負”。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記者會上,財政部相關負責人也明確表態,“個稅改革‘前所未有’地增加了專項扣除,首先選擇的重點就是子女教育和大病醫療,將根據實際情況確定專項扣除項目的規模和數目”英文教材為幼兒提供全英語學習環境,令孩子在家中亦能輕鬆學習英語。 。

  個稅減負、專項扣除提上決策議程,一時間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

  “增加子女教育等專項減免,在一定程度上是民生財政的體現,將降低家庭在教育、養育孩子方面的壓力,對於促進全面二孩政策的實施及刺激家庭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確實會有一定正面效應。”廈門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劉曄說。

  但在制度設計和具體落實中,教育專項扣除存在教育費用范圍如何界定、不同地區扣除標准如何設計、定額扣除還是據實扣除、征管成本高不高等諸多難點,教育專項扣除該如何落地?

  厘清教育費用范圍和扣除標准

  北京大學中國教育財政科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副所長魏建國認為,納稅人本人的繼續教育費用,納稅人子女的學前、高中、大學等非免費學校教育費用,以及課外輔導產生的部分費用,都可以納入教育專項扣除的考慮范圍,但需要具體的細節設計,以確保稅收公平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劉曄認為,能抵扣的教育費用應該只是基礎教育方面的投入,比如小學到高中階段的基本學費、住宿費等,課外培訓費等教育支出應排除在外。並且,考慮到各地教育成本及教育支出比重存在較大差異,各地應設置不同的抵扣范圍與額度。

  “由於義務教育階段國家基本不收取學雜費,高等教育的助學制度相對完善,教育專項扣除應瞄准學前教育和高中教育。”中央財經大學財政稅務學院院長白彥鋒認為,教育專項抵扣所包含的范圍可由小及大,實行過程中逐漸擴大至職業教育和終身教育等階段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公共收入研究中心主任張學誕看來,教育專項抵扣不太可能據實抵扣,只能根據不同階段確定相應的扣除標准。

  如何設計一個大家都接受的標准是教育專項抵扣的難點。“標准的確定方面地區間很難兼顧公平,這實際就回到了個稅中工資薪金稅目費用減除標准是否應該全國統一的問題上。”白彥鋒說。

  以家庭為單位納稅或為教育專項扣除的前提

  目前我國實行對工資、薪金、勞務報酬、財產轉讓、股息等11類所得分別征稅的分類所得稅制。魏建國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實行教育費用的稅收扣除具有一定難度。“教育專項扣除應和個人所得稅的稅制調整相結合,未來應實行綜合所得稅制或者分類與綜合相結合的所得稅制。同時,個人所得稅的納稅主體也應由個人向家庭轉變,應在以家庭為納稅單位的條件下進行教育費用的扣除。”

  “個稅中教育專項抵扣的具體落實,首先要解決的正是由按個人征稅向按家庭單位征稅的轉變。”劉曄說,“由於個稅起征點和扣除額等都是生活成本,而生活是以家庭為單位進行的,以家庭為單位征收更具公平性,也能更好地解決民眾申報納稅以及准確核實專項扣除信息等方面的難點。”

  “教育專項扣除政策如果真的要落地,至少應該明確納稅人的婚姻關系。這樣只要夫婦一方繳納個人所得稅時享受此項政策利好即可,相當於給予家庭單位了。”白彥鋒說。

  “很早就有人提出該建議,但一直未能實施。以前是因為技術原因,在信息采集、申報納稅方面有較大障礙,現在該方案的可行性大大增強了。目前來看,按家庭單位納稅是我國個稅改革的一個重要方向。”劉曄認為,以家庭為單位納稅,還應考慮扣除項目的范圍、家庭規模大小、稅率設計等方面,最大的核心是保障公平。

  完善教育專項扣除的配套措施

  時任財政部部長肖捷在去年曾表示,從國際經驗來看,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的個稅制度,增加稅前扣除的一些專項項目,需要相對成熟的社會配套條件。比如稅收征管部門要掌握與納稅人收入相關的涉稅信息,保證新的個稅制度改革能夠順利實施。

  “稅收扣除應與一系列制度建設、技術保障聯系在一起。”魏建國建議,建立和完善家庭收入信息系統,完善征管措施。

  “教育專項扣除的關鍵就在於完善覆蓋家庭人口信息的大數據系統。流動家庭、跨地區雙職工家庭等,都是信息交換的難點。”白彥鋒說。

  “教育專項扣除還應和目前的獎學金、助學金等制度相協調,需要不同部門間進行有效的信息溝通,防止優惠政策重複享受。”魏建國說。

  白彥鋒認為,可將教育費用的因素考慮進來,提高個稅起征點,有助於提高操作的便利性。在此基礎上進行專項扣除,納稅人需要承擔舉證責任等更多的納稅成本。

  此外,針對有全國人大代表提出的每月給二孩家庭2000至3000元專項費用扣除的建議,劉曄認為,這種定額扣除的方式征管成本低、簡便易行,可在改革的初期采用,以便順利啟動改革。但它未考慮到家庭收入水平的差異,隨著家庭收入申報制度的完善,可設計不同的費用扣除標准。

  針對不同地區和人群之間存在的較大收入差距,攜程董事長、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梁建章提出,采用個稅減免和補貼並重的方式,給予高收入家庭每年10萬元的二孩抵稅額,對於沒有達到個稅起征點的低收入家庭,可直接發放現金補貼,每個孩子6歲以前每年發放1萬元左右。

  魏建國認為,在理想狀態下,還需要考慮將稅收扣除和退稅制度相結合,以保證對低收入群體的稅收公平校訓『立己立人,愛主愛世』,重點就是先做好自己,但不是只為自己,而是為整個社會,這是基督愛的精神。更重要是在社會我要如何貢獻,這是嘉諾撒培德書院很關注的。 。

 


上一篇:AI課程走進中小學課堂

下一篇:解析關於邵逸夫的“奔跑”養生法


本BLOG人氣文章

如何治療色斑
  且多於女性,隨著類型多變,且難於治愈..
皮膚過敏是一種不少見的過敏形式
     有20%的人有皮膚過敏現..
藥不是越貴越好
 家長給孩子看病的時候,總是希望醫生用貴..
90後群體面臨脫發問題
    脫發已經成為90後面臨的一..
經常熬夜該怎么保養皮膚
     現代年輕人白天工作繁忙,..
教育沙皮犬的六項須知
     越來越多的主人把沙皮犬當..
標籤
累計瀏覽次數: 27,934
所有文章: 29
本日訪客人數: 36
累計訪客人數: 27,206